想到新西兰打工度假这些不为人知的坑不得不防

2019-07-09 19:09:02 围观 : 171

  

想到新西兰打工度假这些不为人知的坑不得不防

  “这种行为会损害劳动者的心理健康。不让劳动者找其他的工作,不能为他们提供充分发挥自己能力的工作,是权力的极大化滥用。”

  中新网3月5日电 新西兰《先驱报》中文网刊文称,到新西兰打工度假,需提防一些不为人知的“坑”:移民工人更容易成为剥削对象,曾有背包客工作了15小时,却什么都没得到;也有背包客遇到脾气暴躁的老板、被迫为其同事“背锅”……文章称,中国背包客因为来自不同文化背景,更难融入当地社会,有时会遭遇不公正的对待。不仅在工资方面会低于英语国家打工者,还存在被没收护照、交押金换工作等强制行为。打工度假虽好,也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但店主拒绝了Agnieszka,当她指出不给工资是不合法的行为后,店主给了她钱,并大声辱骂让她离开。“他当着所有顾客的面,对我大喊、让我离开餐厅,滚……”

  “顾客说,不好意思这不是我点的单。经理就会说,对不起,是因为Anna语言不好弄错了。每个人都让我背锅,连厨房的人都是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中国背包客因为来自不同文化背景,更难融入当地社会,有时会遭遇不公正的对待。不仅在工资方面会低于英语国家打工者,还存在被没收护照、交押金换工作等强制行为。

  “这是我的合同。经理告诉我,要放松,准备好早上的工作,不能得到其他的工作。这是不公平的,因为我不知道我可以工作多长时间,但他们希望我可以上全天的班。”

  来自波兰的年轻人Agnieszka 选择了新西兰南岛的尼尔森,她说:“在波兰,有很多文章都说新西兰是全世界最好的生活居住地,生活质量很高,我觉得自己一定要来试一试。”

  Anna说:“我遇到的每个人,都有糟糕的经历,所以你会发现,在这里很难找到好工作。当你意识到新西兰并不像每个人说的那样,是个特别好的地方,就会感到失望。但我们也知道,这样的事情,也可能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生。”

  脱离现有环境,获得独立视角,独自应对旅行中的各种状况,无疑是年轻人需要的历练。

  这种打工换宿的模式,不付薪金,住宿与食物就是酬劳。打工换宿一般工作时间较短,一星期内会有好几天的休息时间,可以自由活动,又可以体验当地人的家庭,在打工度假群体中很受欢迎。

  打工换宿是一种以专长或劳力、到世界各地需要帮手的家庭、民宿、农场等地方,换取住宿与一日三餐的一种旅行方式。

  最后,她缩短了在尼尔森生活的时间,并在回波兰前,游玩了新西兰大部分地方。

  对年轻人而言,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事,就去做,前提是确保自己能够通过它生存下来。出国打工度假,千万别忘了背上“技能包”。多一点技能储备,以应付各种预想之外的状况。这样,打工度假才会成为难得的经历,而不是遗憾的回忆。

  Anna不知道每周可以工作多久,总要努力赚钱、支付每天的住宿费。但是,她的雇主告诉她,她不能找其他的工作。

  Hospitality New Zealand首席运营官Julie White表示,她并不明确知道这件事发生的前因后果,无法发表评论。但是,她说“如果移民怀疑自己被剥削了,就应该立刻联系新西兰移民局。”

  First Union工会组织者表示,这些女性打工度假者的故事,突出了欺凌文化以及对劳动者的不尊重。

  2018年,澳大利亚埃迪斯科文大学联合中山大学、陕西师范大学发布了一份调查,涵盖了500名澳大利亚、中国及其他国家的“国际背包客”。结果显示,80%以上的西方人认为,这段经历让自己在识别和解决问题、与人沟通、克服挑战等方面的能力,都有所改善。超过60%的人同时认为,时间和金钱管理能力也有所提升。

  新西兰的确是高时薪国家,但想持打工度假签证、找份收入丰厚的工作,可能性极低,一般都是农场采摘、酒店服务员等低薪工作。以这种方式体验旅游的美好,首先得做好干脏活累活的思想准备。

  本质上讲,这种看世界的方式,不光是体验世界有多精彩,还为了体会不同生活方式的内在价值,以及为了丰富经历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和艰辛。

  商业、创新和就业部就业关系政策经理Tracy Mears表示,只有当雇主真的是为了测试雇员是否合格的时候,才能让雇员无薪试工。

  但是,尼尔森一家餐厅的共同拥有人Kimberly Widley表示,她没有听说在餐饮业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她说,尼尔森现在的餐饮从业者中,有很多年轻人,而且对员工好也不是一件难事。对员工好,员工就会对顾客好,也会形成良性循环。

  她放弃了这个快餐店,换到市中心的一家餐厅工作。可是,这个店主的情绪喜怒无常,员工犯下很小的错误都会斥责。她说,这样的工作氛围实在是太压抑了,上了两天班之后,她就离开了。“我说,我不能为你工作,但我能拿到这两天工作的工资吗?因为这不是试工,这是工作。”

  一家快餐店给了Agnieszka第一个工作计划,但是在15个小时的工作后,她什么都没有得到。“我试着与他们交谈,想知道自己是否通过了试用期。他们会说,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来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要继续找工作。”

  “雇主需要明确表示,这是试工,工作申请者不会期待薪资或其他奖励。我们希望试工期很短,且明确。应该以书面形式呈现。雇主也不应在申请者的试工期,获得任何经济效益。如果雇主滥用无偿试工而得到免费劳动力,可能违反了最低工资法。”

  不过,之前有新闻称,有女生在Maraehako Bay度假村打工换宿时,被一名61岁的男子性侵。

  2018年12月,她就准备在尼尔森的咖啡店里找一份工作。可现实,却不像她想的那样顺利。

  她承认,移民工人,特别是那些持有临时签证的移民工人,是劳动力市场中特别脆弱的部分,因为他们可能不像新西兰本地员工那样,了解自己的权利。

  另一位波兰工作者Anna,在一家咖啡厅工作了两天,却任何工资都未拿到。她说:“工作气氛很糟糕,老板脾气很差,他讨厌每个人,不止是我。”她还发现,别的同事让她背锅。

  但同时,也有近半数中国背包客表示,持消极感受。或许,中国年轻人对打工度假这种新传入的文化体验方式,还期待过高,反而容易产生心理落差。